朱亦兵:归国十年 初心不改 父亲是中央音乐学院大提琴教授朱永宁,母亲是中央音乐学院钢琴教授王耀玲, 13岁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17岁考入法国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20岁在瑞士日内瓦第42届国际大提琴比赛中获奖,22岁考入了瑞士巴塞尔交响乐团任首席大提琴,之后又担任德国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首席大提琴,在物质和精神资源都丰厚的欧洲生活了20多年,这就是大提琴演奏家朱亦兵前38年的生活。然而就在2004年,一种冥冥之中的召唤让朱亦兵举家迁回北京,在中央音乐学院任教的同时创办了中国第一个大提琴重奏组合,随后开始了艰难而快乐的音乐征途。今年正值朱亦兵归国十年,也是朱亦兵大提琴乐团成立10年,919日在解放军歌剧院举办的这场音乐会是对这10年的感恩和回顾,也是继续前行的号角。 谈到归国10年的感受,朱亦兵用一句话进行了高度概括,前半生的一帆风顺演变成风云沧海。我本可以继续呼吸世界上最纯净的空气、吃世界上最干净的食物、挣在欧洲能挣的最多的钱、去环游世界上最美的地方、天天发微信朋友圈最美的照片,但上天让我转了个180度,让我去做我从没想到过去做的事情。朱亦兵所说的事情就是工作之余带领他的大提琴乐团走南闯北,在没有任何经纪公司和体制支持的前提下把音乐和真情带给没有过机会接触艺术的人们。 10年来朱亦兵大提琴乐团由最初的6人、8人发展到现在的12人,走遍了中国二三十个城市,举办了300多场以普及为主的音乐会,曾多次代表中国室内乐走出去受邀参加国外的音乐节。除了在学校、剧场进行演出,朱亦兵大提琴乐团还出现在银行大厅、飞机塔台和故宫里,还曾坐火车两天两夜到达海拔3000多米的西藏拉萨,为当地百姓演奏,只要哪里需要音乐,朱亦兵大提琴乐团就可以上山下乡在所不惜。在10年的室内乐普及之路上,朱亦兵遭也遭遇了诸多不解、嘲笑、排斥和侮辱,但这些坎坷却让他感悟到生命中从未想像过的心境,我终于明白,这些都是上天对我的考验,是对我的信任。心灰意冷不是我的本能,在抱怨中度过余生更不是我的志向,艺术家肯定是一类入乡但不随俗的人种。我感恩无比。10年来朱亦兵大提琴乐团独辟蹊径,打造出融教育与演出于一体的室内乐组合,并大胆改编古典与当代作品,从爵士到南美、非洲、阿拉伯等民间和舞蹈名曲,把传统古典音乐用崭新的形式进行推广。此次音乐会就将在众多风格迥异的作品中精选出十余首经典作品,音乐会上还将有十年前的五位老团员出席参与演奏。 音乐会当天还将迎来由索尼音乐出版的朱亦兵大提琴乐团的最新专辑《瓦格纳盛宴》的首发和签售。瓦格纳是西洋歌剧创作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他的音乐无论从规模还是内容上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通常情况下在一张音像制品中几乎不可能同时品尝到来自不同瓦格纳歌剧的风采与神韵,而朱亦兵大提琴乐团将用重奏这一崭新的、全音域的演奏方法呈现瓦格纳不同时代、不同风格与不同结构之歌剧创作的精华片段,满足和实现乐迷一网打尽的愿望。


                                                北京晚报:罗颖

 

                                                                             

2014年09月21日

朱亦兵大提琴乐团奏响紫禁城
2014年再次相聚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国际大提琴音乐节

上一篇

下一篇

十年:赤子之心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